麻豆传媒和含羞草

红尘万事忽如梦,花飞花落几多情。此时栏杆倚明月,更有情花执情中。

初尝人伦点点醉,金翎夜半笑梦醒。明夜情郎飞魂度,从此欢歌满仙程。

就在柳牵浪心中万般情愫惴惴,陪着水儿吃蓝花儿蜜的时候,情花宫主也是对柳牵浪明夜的归魂之事,兴奋中充满向往,想尽此后种种幸福的美事,甚至想到也像妙嫣一样和柳牵浪能有一个爱的结晶。

金翎公主睡梦中,满满的都是甜蜜,不止一次的笑醒,睡不着,便抱着双膝,痴痴地笑。

这个夜晚除了一个慢慢走向安祥黑暗的芳魂,几个惴惴的心跳,大多数浪缘门的人,都是在静默的夜,在甜甜睡梦中,充满了兴奋和憧憬,期待着明朝的朝阳升起,夕阳丹红,芳月如天……

二十个时辰后,苍山浪缘门所有人期待的月圆之夜如约而至。

此刻,满月仅差半个时辰就恰好达到中天,苍山所有浪缘门的弟子,没有号召,但却是全门弟子主动护法,近亿名弟子漂浮团坐在苍山擎苍峰,擎穹峰和擎宇峰三大主峰万丈外的周围,庄严肃穆,双手皆是掐成护法神诀。

而在他们中心位置,幽蓝天幕,浩瀚星空,皓月之下,擎苍峰数万丈高空,柳牵浪盘膝端坐在虚空之中,面色从容,波澜不惊,潭目深邃。

夜风吹拂,柳牵浪白发飘飞,头上九天仙缘剑嗡嗡沉啸。身下翠乾神龙,恢复神龙本体,浑身翠色神虹,周身缠绕,翠焰流飞,摇头摆尾,张牙舞爪。

翠乾神龙,口前数丈,八十一颗龙珠首座龙珠护灵使者方天迎芳,盘膝而坐,凝神肃穆,双手掐诀,头悬仙目龙珠。

而翠色神龙之下数千丈,千丈之大的神龙天晷,犹如黑夜红日,丹色狂虹化作漫天红霞,笼罩着整个苍山世界。

柳牵浪数千丈外,八月圣使团座相围,挥袖弹指,胸前美丽的幽兰蝴蝶,翩然飞到十六人的中央上空和神龙天晷头上平行高度的位置,倏然合在一处,化作了神龙天晷一般大小的幽蓝古月。

微微张嘴肉肉脸清纯美女居家随性写真

神龙天晷似日,幽蓝古月谓月,正是日月同天之象。

而数亿名浪缘门弟子周围四层苍山浪缘宫,除了围着三大主峰的诸般神宫外,从里向外,依次是第二重的八十一度魔神剑剑侍神宫,第三重是八十一颗龙珠宫,最外层是九九八十一神龙宫。

三大神物神宫皆是按照四方八位方位排列,每方每位各是十龙宫,十珠宫或十剑宫。整个苍山所有宫殿加起来共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宫。

此刻,柳牵浪九魂归位的主体护法,三大神物皆已到位,正是和神龙天晷前文叙述的图文布局一致,也就是苍山浪缘门三大神物神宫的布局。

苍山最外围,东方之位,是十条血红神龙,西方之位是十条紫色神龙,南方之位是银白色十条神龙,北方之位是玄黑色十条神龙。

东南方位,是十条耀金神龙,西北方位是幽蓝十神龙,西南方位是十条黄橙色神龙,而东北方位是青苍色十神龙。

所有神龙都是头朝外,面对东南西北四大天洋,而尾朝内。

和神龙对应的四方八位往里万里之外,各有十颗龙珠。在往里万里处,分别对应着星华九剑,潇寒九剑,天芒九剑,惩仙九剑,星耀九剑,云苍九剑,苍穹九剑,修罗九剑和残风九剑。

八十神龙,皆是万余丈长,辗转腾挪,龙啸沉沉。而八十颗龙珠护灵使者,各取姿势,手掐神诀,操控着龙珠漂浮在头上数丈高的位置。

八十位度魔神剑剑侍,也都是矗立在度魔神剑之上,组成度魔神剑四方八位度魔神剑剑阵,严阵以待。

另外,由八月圣使全权寻觅召唤的八十一神凤,八十一颗凤丹,八十一灵箭及护灵神也皆已到位。

苍山之东,浩瀚东天洋数万丈的高空,作为柳牵浪全魂归体的第一护法宋震,端坐在血麒麟之上,也是一脸端庄肃穆的表情,眸射万芒,双手掐诀,头上千丈,悬着百丈之大的漆黑占星尺,巡望着已经全部就绪的神龙唤魂归体大阵。

宋震脸色沉着凝重,先是无比慈爱的看了一眼苍山三峰周围东方一个方位影影绰绰飘坐的两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兰双和夜香的身影。

兰双和夜香,虽然有孕在身,但说什么也要为掌门护法,以表受尊之恩。

“二位夫人,以后要自己照顾自己了,宋震看来没福气再护佑在你们身边了,切要保重!”宋震心中默道。然后催动占星七诀洞天神眸,视线投向距离自己数万里的柳牵浪脸庞上,发现他的视线也在周围之人中搜寻着某些人的身影,但神色平静,宋震感到略为心安,然后抬眸,开始专注地看着天宇皓月,一点点的向中天移动着。

柳牵浪朝天宇皓月看了一眼,眉头微皱了一下,心知时间已经不多,再有一刻钟,便是自己开始归魂的时候了。柳牵浪虽然脸上波澜不惊,但内心却是

心潮翻涌,不停地为自己加油。

心道,柳牵浪啊,你无论如何,都只有成功不许失败。因为苍山浪缘门需要你的成功,天下苍生需要你的成功,而你的的知心爱人,兄弟朋友也需要自己的成功。

柳牵浪看着就在自己身下数十丈外的方天迎芳,方天迎芳也在看着自己,眼神对视中,皆是互相鼓励的点了点头,一切话语尽在不言中。

然后柳牵浪寻觅着心中最为惦念的人影中,先后看到了水儿,金翎公主,云千梦,太苍七仙和爱子柳云,妹妹诗风,丫丫,蝶儿……

然而却没看到嫣儿,柳牵浪不由感到一丝牵挂,水儿不是说去叫她一起来的吗?为什么没来呢?看不到妙嫣,柳牵浪心里不踏实,于是准备心念传音,想问问水儿。然而就在这时,数万里外的兄弟一声倾天霹雳一般的声音震断了自己想问的话。

“月已中天,神龙归位!”

“嗷——”

霎时,包括柳牵浪座下的翠乾神龙在内,九九八十一条神龙,开始了震耳欲聋的奇异嘶吼,登时天地之间狂风大作,乌云翻滚,遥远天际黑压压的云雾迅速向苍山弥漫而来,不到茶盏功夫,天地之间就一片漆黑了。

人们视线中,只能看到苍山擎苍峰之上的神龙天晷,幽蓝古月,以及神龙天晷之上银华爆闪的柳牵浪身影。而苍山浪缘门的亿名弟子,以及三大神物的护法使者都看不到了。

“嗷——”

八十一条神龙继续不停地嘶吼着,声音越来越大,声调越来越低沉,然人你感觉到天空在破裂,大地在沉陷,这个世界正在毁灭一般。

“呜呜!”

“咿咿呀呀!”

突然黑暗的天宇四面八方传来奇异的声音,似有无数的怪物在向苍山涌动,发出似哭诉,又似鬼魅一般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刺耳,让人听了头皮发麻,心里发慌。但擎苍峰之上的柳牵浪却是双手掐成奇异的法诀,催动九灵仙体,十分警觉地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变化。

大概半个时辰后,万里外漆黑的夜空中,宋震突然又是高声呼道:“魂魄应唤,仙珠齐朗!”

苍山八十一龙珠宫以及方天迎芳的位置,立刻同时催动了八十一颗龙珠,顿时漆黑的世界中又亮起了八十一个足球大小的龙珠,将周围的黑暗撕裂。

八十一颗龙珠皆是频频扩散出圈圈清灵的神虹,在整个苍山的之上交织成一个诡异的龙珠灵气神虹的清灵光桥。光桥无数交叉,但又彼此相通,最后都通往柳牵浪的身体。

就在八十一颗龙珠亮起的时候,翠乾神龙停止了沉啸,但是苍山周围的八十条神龙仍在继续,而且声音更加骇人。

柳牵浪一看八十一颗龙珠已然催动,立刻心念一动,翠乾神龙之下的神龙天晷立刻殷红的神华一盛,变得晶莹剔透,团团丹色火焰迸蹿,翻卷不息,在神龙天晷之上,蓦然出现了一些诡异的景象。

在神龙天晷中心位置,出现了一朵洁白的浪花,而在东北和东方之位出现了一朵不大的苍云和一朵洁白飘舞的梨花儿。

在神龙天晷西方出现了一颗七彩星,南方出现了一团淡淡的雾气,北方出现一颗漆黑的菱角,西北漂浮起一颗洁白的水滴,东南是一颗金露珠,而西南则出现一朵娇美的桃花儿。

柳牵浪凝神专注地看着神龙天晷上的变化,这些自己并不陌生,自己催动神龙天晷多次,但是直到现在也不知这九个方位异象的含义,所以凝神思索着。

“九九剑啸,引魂步上灵桥!”

遥远的高空,火红的血麒麟上,宋震操控着占星尺朝天宇一只,霎时漆黑的天宇被撕裂一道巨大的裂缝,圆圆皓月霎时露了出来,月色分为九九八十一缕,纷纷射向苍山之上的就九九八十一柄度魔神剑。

瞬间,九九八十一柄度魔神剑一起,一阵嗡嗡震颤,发出呛喨喨的哨音,然后纷纷射出一道剑虹,指向了八十一颗龙珠龙灵之气构成的光桥之上。

光桥之上,八十一条各色剑虹如游蛇一般不停地在游走,逶迤腾挪,沿途形成八十一条九曲回肠的剑虹光道,剑虹光道最后都射到了神龙天晷对应的四方八位之上之上。

“哦!真是太完美了!如此彩虹神桥,行路赏花真是快哉!”

柳牵浪突然听到文阳公子的赞叹之声,然后就看到他摇着飘星裂云扇,在远处黑暗中诡异的的出现了,接着看到她沿着度魔神剑开辟的光道飘上了神龙天晷。继而探手一招,把那朵洁白的梨花儿纳在了飘星裂云扇上,开始凝神欣赏着。

“万花群芳艳,唯爱梨花香!哈哈,梨花儿啊,梨花儿终于又见到你了,葩儿该到了回家的时候吧!”文阳公子又道。

“哈哈!你这个疯子,怎么会是你,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原来一直都在骗我!”看到文阳公子出现,柳牵浪兴奋异常,不由心念传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