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懂你app全集在线观看

还是妈妈给自己穿的衣服舒服,小酒儿后背被背上书包,穿上鞋子准备送去学校。

谢闵慎忽然叫住,“等会儿。”

他小妞妞还没吃饭呢,早上的饭都被浪费了。

自己碗中的甜汤几乎没怎么喝,于是,谢闵慎抱着小妞妞,看着小酒儿懵懵的神情,他在孩子的脸上亲了一口,“傻子妞。”

酒儿也亲了一口父亲,“爸爸笨。”

父女俩谁也不让着谁。

林轻轻看着丈夫问:“抱着她怎么又回去了?”

只见,谢闵慎抱着女儿坐在餐桌上,用他的碗喂孩子吃饭。

一口一口的十分有耐心。

桌子上的菜未收,还有很多,酒儿眼神飘到那个,谢闵慎捕捉到立马给孩子夹菜。没有勺子,就直接端起他的碗喂孩子喝汤。

“凉不凉?”

嘴巴吃的鼓起来的妞妞摇摇头,她一口下肚子,小手托着谢闵慎的手,将他的碗送到谢闵慎的嘴边,“爸爸没吃饭。”

海神在飘舞

林轻轻无奈这一对父女,吃饭的时候一个个的红眼。不吃饭了,两人又父女情深的去吃饭。

她转身回到厨房,又给孩子舀了一碗温热的甜汤端出去,“酒儿,来妈这里,让爸吃饭。”

“不要~我就要爸爸嘛。”

这会儿她又是个黏爸爸的小棉袄。

林轻轻把碗筷一放,她抱着大女儿坐在对面等父女俩吃饭。

出门时,时间特别赶。

把孩子送到学校,俩妞妞一边亲了一口谢闵慎背着小书包跑向校园。

谢闵慎半路给谢闵行打招呼,“哥,我家俩闺女晚上去家吃饭啊,我今晚有应酬,还带着我家轻轻去。”

谢闵行嗯了一声,“今晚我去接孩子们放学,星慕也在大嫂那里。”

“不带孩子了?”

谢闵行想起就笑,“小舒想培养和孩子的感情,于是把孩子抢走了。刚把娘俩送公司,就给我打电话,说孩子在那里搅的她没心情办公。我去把孩子带过来,她还不行。”

其实,纯属是小妮子爱咋呼,打电话给他吐槽罢了。

他这个做老公的,当然得有耐心的听着啊。

挂了电话,谢闵慎就去医院了。

林轻轻在家里收拾干净,也关上门离开紫荆山。

她到市中心买了一顶假发,又买了个新的画板,打车去了医院。

小童孤零零的坐在床上看着窗外风景,病房里没什么人,静悄悄的。

林轻轻走进去的时候变感受到了压抑,她轻声走进小童身边,拍拍她的肩膀,“小童,又在看窗外啊。”

小童扭脸,惊喜的看着林轻轻,她问道:“阿姨,又来看我了。”

林轻轻拉着凳子坐下,她将袋子中的画板取出,连带的还有假发。

“想带么?”

“……我可以么?”

“当然可以啊,带上这个,阿姨今天带出门。”

她刚才问护士站的人要了一辆轮椅,北徳医院的后花园不错,每天阳光都在。

花儿都开了,空气好到还有蝴蝶。

林轻轻推着一个孩子停在长椅处,她深呼吸,“哇,这里的空气都有阳光的味道。小童闻闻。”

小童摇头,“阿姨,这里是医院。”

“我知道啊,医院的阳光最多。学着刚才我的动作,深呼吸,吻花香和阳光的暖,就会感受到。”

林轻轻怕孩子没有被病魔打垮,最后得自闭症。因此她今日,想方设法的带着小童出来散步看风景。

她喜欢画画,林轻轻就拿着画板给她,“我们今天画蝴蝶,我陪。”

她也拿出画板和笔,坐在小童的身边。

“阿姨,我不会画。”

林轻轻鼓励她,“把眼见的美好,心中的向往都画出来,不需要和环境一模一样,但是要确保的画是爱的。”

小童拿着画笔看着一边的林轻轻,她已经开始了。

林轻轻画板中没有医院,倒是有一座魔法城堡。

城堡被花儿团团围住,还有绿绿的草地,天上的太阳也好可爱。

小童不知不觉看入迷了,林轻轻提醒:“小童,已经很久咯,让阿姨也看看的画。”

她提笔在画板上一点点的描。

医院四楼正在走路的谢闵慎忽然停住脚步,他脸看向窗外阳光照的明亮的女人身上。谢闵慎的嘴角扬起笑容,精美的女人,让他总忍不住看几眼。

南若冰也跟着过去,她说:“那不是小童了,她还生着病,怎么能出去呢,谁给她带的假发,不知道不能带么?”

谢闵慎脸上的笑容渐收,谁眼瞎了看不出来小童身边的女人是他妻子?

谢闵慎:“我妻子带的,假发是我买的。”

魏医生也笑呵呵的说:“我从医三十多年,倒是没听过孩子不能带假发啊。”

南若冰干着急解释,“我担心劣质的假发对孩子生发不好。”

谢闵慎看了她一眼,他去到电梯处下楼。

因为是最后一天,叶稚华也在X市的队伍中,他替师弟解释,“闵慎下去看轻轻了。”

魏老师点头,“来这几天,一直没机会去花园转转,不如一起下去看看?”

叶稚华伸手,“那请。”

阳光明媚的一天,林轻轻看着孩子一点点的描画。

谢闵慎坐在她身边搂着她给她吓了一跳,差点下手打人,一瞧是丈夫。她放下揍人的手问:“怎么又过来了?”

“看看。”

他手不安分的搂着林轻轻的腰,坐进她,“轻轻,已经好几天没亲我了。”

林轻轻“啪”一巴掌打在丈夫的肩膀上,“也不看看这是哪儿。”

谢闵慎:“我地盘儿。”

“走一边,我和小童在画风景,来了碍事。”

小童笑眯眼看着身边的大人打情骂俏。

谢闵慎起身,去揉揉小童的头发说:“真漂亮,以后带着假发多出来玩儿玩儿。”

谢闵慎看到小童的画板,他问:“这是画的?”

小童重重的点头,“阿姨教我画的。”

“小童,加油,这个画啊快赶上阿姨了。”

林轻轻看着画中的鸟儿在笼子里,笼子门开着,它却没飞走。